哪个人是那叁个窃喜的人,星Buck会怎样

作者:航天科技

图片 1

华大基因联手阿里英特尔

还记得2014年的上海电影节么?于冬曾说:“以后的电影公司,都要给BAT打工。”

2018财年第二季度,星巴克预计全球同店销售增长1%,这是星巴克近九年来运营最糟糕的一个季度,而同店销售增长萎靡的问题久已有之。星巴克需要凌厉的整顿措施。

图片 2

这个说法虽然一直有一些争议,但是于冬说完那句话之后的三年,阿里和腾讯分别买了光线、华谊、博纳的股份。到现在,终于又是阿里和文投控股78亿元买了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而且是按万达电影停牌前611亿市值便宜一点点的价格买的。

2018年7月9日清晨六点,霍华德·舒尔茨早早来到了上海南京西路的烘焙工坊——星巴克在全球最大的门店。他参加了早班员工的班前会,走进吧台,亲手做了一杯帕拉迪西综合拿铁——这位现年66岁的企业家在内部以早起跑步着称,一位星巴克员工说他遵循的是“霍华德时间”。

11月3日,在第十一届国际基因组学大会上,华大基因、阿里云、英特尔等行业巨头齐聚深圳国家基因库,举行了漫步云端——BGI Online合作伙伴大会暨新版发布会。三方一致同意进一步深化合作,扩大一体化精准医疗平台的建设,实现从平台到应用的落地,并以此为目标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如果说腾讯目前更多还在整个泛文娱探索的话,那么阿里现在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攻克下来电影市场了。

不过对于星巴克而言,现在则要告别“霍华德时间”了。

作为三方合作的重要成果,BGI Online 1.5版正式发布。据悉,新版在基因数据传输、文件管理、开发环境、命令行工具等方面做了全面提升,共升级了6大功能模块、34个功能点,大幅提高了平台的可靠性与易用性。新版也将开放注册,为更多的机构及个人用户提供服务。

阿里联手万达,一次足以让业界所有竞争对手胆寒的合作。“互助,共赢”,阿里的人士简明扼要地和壹娱观察解读这次合作。

这位在星巴克“服役”近40年的创始人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时候。6月26日,舒尔茨辞去星巴克执行主席和董事会成员的职务,只保留了名誉主席的头衔。未来的几个月,他可能会去往全球的市场与星巴克的伙伴们见见面,一直以来,这位巨蟹座的绅士是星巴克的“男神”,他们尊称他为霍爷。

对于此次发布的成果,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尹烨说:“新的生命时代已经扑面而来,随着华大基因研制的国产临床级测序仪BGISEQ-500等一系列仪器不断走向成熟,我们即将迎来以基因数据为代表的生命大数据的井喷。与阿里云、英特尔等战略合作伙伴在一起,就是要准备好分析和理解生命大数据的基础设施,通过合作伙伴之间的精诚合作,使BT与IT深度融合,共同迎接生命时代的到来。”

但如果我是阿里的人,万达这样的院线资产,足够让我晚上关了灯闷在被子里窃笑半个小时了。成熟的商业体,城市中最好的区位,最顶级的影院设备,516家影院,就算给你611亿现金和3年时间,你能造出来这么多影院,你可能也抢不到万达广场那么好的位置了。

这次“全球巡回”被称之为霍华德的“毕业旅行”,首站选在了中国。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炯表示,作为全球领先的公共计算平台,阿里云将持续致力于降低计算成本、提升计算效率,将基因服务变成普惠医疗服务,并带来后续无限可能,造福人类健康。生命科技和云计算、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的深度融合,能让“精准医疗造福人类”这个目标早日实现。

图片 3

在这位创始人身后,47岁的星巴克正遭遇一轮新的挑战——近两年来最低的股价,美国市场最大的一轮关店行动,以及影响最深远的一次人事更迭——如果说还能有一些好消息的话,那就发生在中国市场。舒尔茨也特意暗示了这一点。

“作为计算创新的引领者,英特尔一直推动技术发展,也格外重视相应技术在行业变革中的重点应用。”英特尔医疗和生命科学集团亚太区总经理李亚东说,“我们正积极响应‘健康中国2030’,紧密携手华大基因和阿里云,运用云计算技术重构医学科学创新体系并搭造协作与交流平台,发挥科技创新和信息化的引领支撑作用,加速推动精准医疗开发云平台的应用方案落地实施。”

2017年院线排行top5,万达院线连续9年获得全国冠军

“我和马云是多年的好友,关系很密切,所以我可以说未来一定会有新闻发出,两者在移动商务领域会有更深的合作,并将移动商务高度整合到星巴克的核心业务中去。”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舒尔茨在此次中国之行中表示。

据了解,为加速新兴的精准医疗模式在中国落地的进程,助力医学、医疗和健康行业企业、机构的发展,英特尔公司、华大基因、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在第十届国际基因组学大会上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宣布启动精准医疗开放云平台的共建工作。该平台将成为中国乃至亚太地区首个定位精准医疗应用的云平台,也将是首个跨越行业边界,凝聚IT企业、基因和生命科学机构及公有云服务提供商合力铸就的精准医疗云平台。

而且下游一直是阿里想要而不得的资产。之前阿里影业在杭州买了一座影院就花了1个亿人民币,买大地的可转债则花了10亿。对比一下,516家全国各地顶级的影院,47亿就占到了7.6%的股份,以及背后可能更多的联动,这笔生意很值。

“站队”阿里?

这次合作中,谁是更主动的一方?

有人猜测,目前这一“秘而不宣”的新闻有可能指向的是星巴克与饿了么的合作。

主动的,可能是万达。但是,被动的,也是万达。

“外送这部分业务,未来某一天我们会参与其中。”在2018年5月召开的全球投资者大会上,星巴克中国CEO王静瑛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表示。但她否认了外界传闻的“联合美团上线外卖”,“我说有兴趣做,但从来没有说过跟谁一起合作”。

无论对于任何一家有资金实力想要在电影产业发展的企业来说,如果他们有机会投资万达这样的国内院线一哥,他们都会独自占有。更何况是不差钱且一直想在下游发展的阿里,独自投78个亿占股12.7%,何乐而不为。

现在,中国市场的两大外卖平台已经各有所属。4月份,阿里和蚂蚁金服联手对饿了么进行全资收购,此前一年,阿里就已经推动饿了么完成了对另一外卖平台百度外卖的收购;而2015年与大众点评成功合并的美团,其第一大股东则是腾讯。

万达院线的业务运营是良好的。但是众所周知,万达集团去年发生了一些问题。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措施之后,对于王健林来说,目前比钱更重要的是稳定。

结合舒尔茨的表述,星巴克的外卖业务很有可能上线饿了么。对此阿里一位人士回应说,“有可能,星巴克和阿里是长期战略合作伙伴”。而星巴克的官方回复则是:星巴克与阿里巴巴一直合作致力于共同提升星巴克顾客的数字体验。

老实说,虽然万达院线已经改名成为万达电影,但是为了装入万达影视而停牌。对于二级市场来说,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故事,毕竟万达影视这几年并没有持续输出优秀作品的能力,且这两年还有不少诸如《三少爷的剑》这样的赔钱作品。如果加上阿里巴巴、阿里影业和淘票票的概念,那可想象的空间就太多了,市场当然会买单。

在外界看来,流量巨大的星巴克一直是阿里和腾讯争抢的线下入口——在中国市场,其90天内活跃会员的人数近700万人。在支付这个环节,微信抢先与星巴克进行了合作,2016年底,星巴克接入微信支付,支付宝则在9个月之后才“姗姗来迟”。

“这次交易对于二级市场来说,还有很多故事可讲。”某证券分析人士如是向壹娱观察评述。

不过自从进入新零售时代,星巴克与阿里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了。

二级市场和股价的稳定之外,文投控股能带来什么?

2017年,阿里孵化的盒马鲜生成为当之无愧的“网红”,当年8月2日,舒尔茨现身盒马鲜生的店铺进行参观,盒马的创始人侯毅陪同。据说,此次参观的牵线者正是阿里;到了当年12月份开业的烘焙工坊,更采用了基于阿里巴巴平台的AR技术。

“文投控股之控股股东为首都文化创意产业重要的投融资平台,着力推进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提升发展。双方将在院线加盟、电影映前广告、影片投资、影院设备管理运维、线下实景娱乐、产业股权投资等业务方面开展全面合作。”这是万达电影2月5日公告中的说法。除此之外,文投控股旗下还有耀莱影院,以及成龙的电影上游资源。

当然,从私人关系上来说,“马爸爸”和“星爸爸”更是交情甚笃。

但是相比起官方的客套话,文投控股背后的国资身份,更多的能带给万达一份安全感:文投控股是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文化类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

两者相识已有十多年,马云曾说,他不喜欢喝咖啡,但他喜欢星巴克。

之前业内曾有传闻,万达电影会接受来自国资的投资,文投控股正是此前的传言对象之一,另一传言对象则是某大型央企。当然,对于传言以及这背后可能存在的斡旋,壹娱观察不做推测。只看当前,对于三方来说都是好结果。

2009年,舒尔茨现身APEC中小企业峰会并发表演讲,就是应马云之邀;2016年初马云礼尚往来,专程到成都为星巴克员工大会“捧场”,而在烘焙工坊的开业中,舒尔茨等待迎接的神秘嘉宾正是马云,后者从当天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匆匆赶来,从当时的直播可见,两人相谈甚欢,中间还进入会议室有过“密谈”。

昨日交易消息公布后,有人恭喜万达与阿里的结缘。

“毫无疑问,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更不必说是在中国了——没有任何一家实体零售商能在没有重大的、综合性的电商移动应用的情况之下作为一家独立企业而存在。”舒尔茨说。

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随之回应:

目前来看,阿里是最有可能的合作对象,而两者的合作或许并不仅限于外卖业务。

“这个合作,恰恰证明万达没有站队思维,阿里、腾讯都愿意成为战略投资者,正说明三个公司都是不站队思维,都看好实体经济及电影行业的未来!站队思维是媒体的过度解读。谢谢大家支持。”

多事之秋

中肯而政治正确。

联手阿里会给星巴克带来新的发展想象空间,这对当前经历业绩波折的星巴克来说至关重要。

虽然万达前一周刚刚和腾讯、京东谈了一笔340亿的大生意,但是相比于腾讯来说,同样不差钱的阿里在电影产业上更有决心。再加上文投控股背后的国资身份,这二者和万达组合,都是双赢。

在过去两年里的8个季度中,星巴克有4个季度的业绩难孚众望。6月底的时候,星巴克宣布其CFO斯科特·莫将于11月底退休,有分析师推测是为业绩问题所累——在Scott Maw就任的前两年,星巴克的表现不错,股票价格涨了。但2016年2月之后,形势就不容乐观了,从彼时到Scott Maw宣布退休之际,星巴克股票下跌了20.7%。

更值得想象的是阿里和万达的组合。电影发行、上游投资、在线票务平台、电影广告、衍生品推广销售,都是阿里和万达可以合作的点。

一些海外分析人士指出,资本市场的表现与星巴克同店销售的增长放缓有很大的关系。6月19日,星巴克向投资者表示,当前季度预计全球同店销售增长1%——这是星巴克近九年来运营最糟糕的一个季度。而同店销售增长萎靡的问题久已有之,一份对比数据显示,2016年星巴克在美国的同店销售同比增长为6%,2017年为3%,到了2018年二季度则为2%。

电影衍生品都是阿里和万达很看重的部分。2017年万达电影营收中非票房占比达到39%(包括包括影院食品、电影衍生品、会员费等以观众为消费主体的卖品),这几年万达院线每年光爆米花和可乐的销售额都是数亿,阿里影业则有专门的部门与团队来做衍生品业务,并且目前已经在此深耕不少IP与产品。一个有衍生品的线上渠道和IP,一个有中国最大的线下渠道,组合起来,会是什么效果?

这种增长放缓在CEO凯文·约翰逊看来是“不能接受的”,因此星巴克也将采取更为凌厉的整顿措施。

淘票票去年在发行业务上发力颇多,从2016年只参与了6部电影、拿下23亿票房,直接跃升至2017年参与22部电影的发行,涉及154亿总票房。现在,淘票票绑着万达以及大地,以后谁敢轻视这样的发行资源?

一些经营不善、又成本居高的店铺成为整顿的对象。有数据显示,在美国本土,每一英里半径圆范围内就有3.6家星巴克门店,70%的门店距离不超过一英里。分析师认为这种密集布点或许影响了星巴克的单店收入,而按照星巴克现在的计划,2019年计划关闭150家公司直营的门店——是星巴克此前平均每年关店数量的三倍。

更何况娱票儿和猫眼合并后,淘票票完全不甘心。不仅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数次公开对外发声,说要加大投资重夺第一,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亦在近日表示,2018年是淘票票的全力进攻期,成为行业第一是淘票票的进攻方向,淘票票的目标是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和万达的合作,无疑能助力其争夺市场份额。

业绩表现影响了资本市场的好恶,舒尔茨的离开也是一个更大的“利空”。严格来说,舒尔茨并非星巴克的“生父”,但他却给这家偏安一隅的小品牌以无限的生命力,是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在其任上,星巴克从11家店铺增长到超过28000家,公司股价自1992年IPO以来已经增长了210倍。

“阿里影业做行业的水电煤的话,其在上中下游数据预测、处理的能力,可以触达的广度,都能和万达进行深度合作与试探,而后提供给行业。虽然投资合作未必就能打通业务,但是阿里与万达的交易,如果能摸索出不错的套路,对于行业来说也是好事。”一位影视公司副总裁接受壹娱观察采访时说道。

他曾经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这种影响力不仅感召着全球超过30万的星巴克员工,也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星巴克品牌在全球的影响力。维德布什证券的总经理Nick Setyan就指出,个人崇拜对星巴克来说是个存在已久的问题。

最后,给大家讲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不过也有海外分析人士指出,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应该将未来发展捆绑在一位核心人物身上,而且也不会如此——不管这位“大人物”过去有多么重要。比如“麦当劳之父” Ray Kroc离开之后,麦当劳就没有经历外界所担心的停滞或者下滑,反而股价冲刺到了另一个高点;离开“灵魂人物”乔布斯的苹果公司也是同样。

阿里的风格,从来都不是买点股份就算了。

而且,舒尔茨也采取了一种渐退式的方案。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2016年12月份他就宣布了卸任CEO,当时星巴克的股票一度下跌11%——舒尔茨当时就表示,“我哪都不去,就在星巴克”,不过按照一位分析人士的看法,当时市场已有预感,舒尔茨彻底离开是早晚的事情,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这一情绪已经差不多被市场所消化——此次消息尘埃落定之时,股价仅有1.28%的下行波动。

而在这个时刻,内部情绪的安抚也同样重要,也让舒尔茨此次的“毕业旅行”肩负了更大的使命。

“不是与伙伴们说再见,而是想亲自说谢谢。当时看日程表的时候,我就决定,首先要去的国家就是中国。”舒尔茨说。

图片 4摄影:胡石柱

机会与风险

中国概念是星巴克这两年的一个新筹码。

在星巴克2018年前两个季度同店销售增长仅为2%的情况下,中国市场获得了一季度6%、二季度4%的同店增长。因此,星巴克2018年首次把全球投资者大会都从西雅图移师到了中国。“有一天星巴克在中国的市场会反超美国”,王静瑛在会上对着几十名海外的投资人表示。

市场的想象空间很大,咨询公司的统计数字显示,到203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将会从目前的3亿人增长到6亿人,美国人每人每年平均消费300杯咖啡,而中国的这个数字还不到一杯——在凯文·约翰逊向投资者讲述的PPT上,这是两个被重点强调的数字。

另一方面,中国市场的收入已经达到了12亿美元,增长了54%,星巴克也据此调整了开店计划,预计到2022年在中国将会有6000家门店——几乎是现在的两倍。

不过一位海外分析师撰文指出,美国的教训不要重复在中国上演。新店意味着运营成本的加大,如果店铺密度过高,同店收入则可能下滑——星巴克在美国市场的扩张已经引发了这样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单店盈利能力与美国市场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更复杂的是,这是一个比美国变化更快,对手更为迅猛的“战场”,在这里,有像瑞幸这样的“咖啡新贵”野心勃勃地想要一较高下,也有许多精品咖啡商借助电商渠道来小试牛刀,逐步蚕食,据天猫提供的数据显示,illy、Lavazza等10多个海内外商家已经进驻,巴西咖啡在今年天猫618期间销量额增长了178%。

这是否会影响星巴克的中国“红利”?2018年星巴克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中国市场同店销售增长4%,与之前相比有所下滑,这一结果导致股价应声下落。

对此,舒尔茨在此行的一次圆桌会议上很坚决地予以反击,“华尔街看的是短期指标,这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我可以毫不含糊地说,任何人‘看空’星巴克在中国的发展,都错得离谱。”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家驰骋全球市场40多年的连锁咖啡巨头此时遭遇了“严峻”的发展考验。

一位已经上市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对《中国企业家》记者指出,成熟的跨国企业在决策上偏稳健,第一反应是避险,这样自然会牺牲灵活度,可能会在与互联网企业的竞争中遗失先机,因为后者毫无顾忌,野蛮生长。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与新兴企业相比,星巴克们不得不平衡“得失”,这也是星巴克在外卖业务上谨慎观望的原因。王静瑛就表示,“我们在考虑外送业务时,在想这个业务给顾客带来的体验和在门店通过伙伴所带来的情感连接、咖啡门店提供的体验,是不是能够相匹配、相一致?这一点是我们非常审慎的。”

外卖对于星巴克而言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做得好,可以打通线上线下,占领覆盖更多的市场;但使用失当,则可能线上线下“左右手互博”,甚至损害了品牌,落入对手的竞争陷阱。

由此来看,星巴克和阿里的合作方式和合作深度依然有待进一步的测探和探讨,未来以何种形式还将拭目以待。

可以确定的是,舒尔茨依然对星巴克这家公司保有影响力。据官方消息,舒尔茨将继续监督2018年年底在米兰和纽约两家星巴克咖啡烘焙工坊的开业事宜。

一位分析师指出,除了在连锁经营上的管理突破,舒尔茨给星巴克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塑造了星巴克的文化——对咖啡的激情、对员工的尊重,这也是这家企业持续发展重要的内驱力。而根据维德布什证券的总经理Nick Setyan推测,接下来的5年时间,星巴克的短期、中期或长期愿景都不会改变。

即便从资本话语权上来看,舒尔茨也依然是星巴克的“大股东”:截至2018年6月26日,其直接持有星巴克股票3302千万股,约占2.4%——星巴克最大的机构股东占比不到7%。此前,按照福布斯估计,舒尔茨的净资产约为28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源是他所持的星巴克股票——这位出身纽约布鲁克林贫民窟的“穷小子”成功演绎了“美国梦”的现实版本。

“这是一切梦想开始的地方,一切都源于一杯咖啡。”在向全球35万名员工发送辞职决定的早些时候,舒尔茨在西雅图Pike Place市场的门店——星巴克的第一家店铺——的墙上写下了这句话。

“星巴克是我的生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根本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它走向崩溃。”回忆当年星巴克遭遇危机、他挺身而出之际的所思所想,舒尔茨这样在书中写到。

据外媒报道,他的下一站将会是竞选美国总统,就像这本书的书名一样,他和星巴克仍将“一路向前”,只不过不再同路,但未必不会有交汇。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