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的基业长青,基业长青

作者:互联网

原标题:马云的十年传承,阿里的基业长青

《基业长青》科林斯、波拉斯著

本书将基业长青公司的共性总结为:保持核心和刺激进步。所谓保持核心就是保持公司的价值观和愿景,不为短时的利益所动,坚持不懈。所谓刺激进步,就是在不变的价值观下保持进取之心,在干中学,不断完善和进步,不知满足,永远在路上。这两者是辩证统一的,作者也用阴阳来类比。

图片 1

对一个企业而言,一群聪明人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敢于进行新尝试,比拥有一个有魅力的领袖更重要,而拥有一个核心的理念并为之奋斗则是企业的持续成长的关键所在。

一个公司就像一个人,没有价值观的支撑走不远,没有不断进步的执着也无法到达目标。优秀的公司是一种持续的机制,不断的突破与迭代进步。公司就像一个有生命的机体,会具备生命力,不断成长。

文丨阑夕

001 造钟胜过报时

管理者和公司的关系就像骑师和赛马,是相互影响的。公司的管理水平决定了赛马的水平基线,管理者在此基础上影响赛马的水平发挥。但是,同时管理者也是能动的,在较长期的管理中也可以影响公司的发展。苹果和乔布斯就是如此,乔布斯创造了苹果,又改造了苹果,没有乔布斯就没有苹果,但是在乔布斯死后,苹果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一度传的沸沸扬扬的「阿里巴巴传承计划」终于在9月10日教师节——也是马云54岁生日——当天尘埃落定。

伟大的公司的创办人,通常都是制造时钟的人,而不是报时的人。

公司的业务就像赛道,好的公司在自己的赛道上有超越同类的独特优势。苹果在智能手机时代,就造就了自己的赛道,所以老骑师虽然去了,但赛道不变,苹果仍然让对手无以匹敌。

其实,按照年龄来说54岁的马云此时宣布将离任董事局主席在一众商界大佬中都算是一个极早的例子,但是马云真正意义上开始自己的“退休”计划,应该算作在2013年就卸任了阿里巴巴集团CEO职位。

建立一种机制,使得公司能够依靠组织的力量在市场中生存与发展,而不必依靠某位个人、某种产品或某个机会等偶然的东西。

在投资中,最牛逼的操作就是尽量在早期识别出一家伟大的公司,而在公司的早期,创始人的重要性确实决定了公司的命运。在早期,赛马还小,赛道还未建立起护城河般的优势,所以最重要的就是骑师的水平和眼观。创始人这个说法本身就带有了赋予生命和基因的意思,所以在早期的公司中管理者的水平是必须要考虑的因数。

董事会主席的权力已经不在一线,马云在此后的五年里更多起到的是对于高管团队的管理和凝聚军心的吉祥物作用,今天宣布连这个职位也将一并交给张勇,无疑只会留下精神领袖这个无论如何都卸不下来的角色。

002 不变与变

但是单有创始人的理想,没有合适的战略和执行,没有良好的管理,最终公司也难以成功。这方面乐视就是最新最好的例子,贾跃亭的理想和愿景都非常的优秀,就是失败在管理失控和战略激进上。反观小米可能一步步实现乐视的理想。

也难怪在公开信中,马云表示这项传承计划已经准备了十年。

恪守核心理念的同时,鼓励创新变化。

基业长青的公司生命力旺盛,不断进步。作者在这本1994年写的书中提到的18家伟大公司,也出现了摩托罗拉、索尼、惠普等不再辉煌的公司,但大多数仍然基业长青。从这里可以看到,业务的不同造成了公司基业护城河的宽度不同。科技类企业,技术变革快速,不断的更换赛道,再好的赛马也难以持续胜出。业务的护城河可能是公司基业长青的更关键因数,这点本书没有提到,主要作者的研究方法就是在同类公司中对比,所以忽略了这个关键因数。

其实,在「BAT」这一代企业家里,马云年纪最大,所以按照顺序最早退下来,也不那么让人感到意外,张勇作为接班人经过了三年的考察期,在这期间阿里的市值从2000亿美元翻番涨到4000亿美元,这份卷子就算不是满分,换作是其他人恐怕未必也能轻易做到。

003 自我改进,绩效不是最终目标

所以,基业长青的公司需要具备宽护城河的业务、优秀的管理。

阿里这家公司其实很有意思,它有中国草莽江湖气息的一面,无论是曾经锻造出来的中供铁军,还是为了把握公司方向而设计的合伙人制度,都相当具有独特性和争议性,但是现代资本制度又从一开始就为它规范了合乎常理的框架,所以倒又没有沾染中国传统家族企业的弊端,班子换届基本没出岔子,该退就退,实属不易。

持续不断自我改善,不仅仅是公司规章的改变,坚持长期努力工作,用短期目标激励,保持活力。1837年宝洁,19世纪20年代提出多品牌策略,不断自我改进不断迭代的经营理念


若是横向对比来看,比马云还年长十岁的王健林、任正非都还需要在一线操劳,说得好听是老当益壮,若是不那么客气,脱口而出的就是后继无人四个大字。

004 利润之上的追求

今天看到新闻,GE一季度预亏100亿美元,因电厂业务不利。GE股价一年多来已经下跌近三分之二,市值虽仍有超过一千亿美元,但是难掩处境的艰难。再次看到业务护城河被打开后,即使卓越的公司也难已继续辉煌。GE的传统电厂业务正是中国企业现在开始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业务,未来的情况不容乐观。企业的管理可以复制学习,领先的企业若是不能持续进步,挖掘新的护城河,就难免被后来者拉下马。

当然,最惨的还是柳传志他老人家,当年兵行险招吃掉IBM的PC业务,留了一份厚礼给杨元庆接班,没想到一手好牌被悉数打废,没过几年又要停掉享清福的日子重新出山扶正公司,里里外外尽是尴尬。

利润是生存的必要条件,是达成重要目标的手段,但对很多高瞻远瞩的公司而言,利润不是目的,利润就像人体需要的氧气、食物、水和血液一样,这些东西不是生命的目的。但是,没有它们,就没有生命。

另一方面,正是这种独树一帜的传承与制度,确保了阿里巴巴集团乃至蚂蚁金服、菜鸟、阿里云等业务体系均始终走在价值观驱动的既定轨道上——哪怕是马云离开掌管一线的CEO任上的这五年也从未偏离。

005 教派般的文化

换言之,对于阿里而言,马云今天的进一步放手并不会造成过于震荡的影响,由马云一手设计打造的阿里企业文化与价值观,包括「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个使命感十足的企业愿景在内,都已经在现行合伙人制度下得到了完善传承与保驾护航。

卓越公司必须具有很强的共同价值观,员工会被公司理念洗脑,比如,迪士尼的核心理念是“使人快乐”,员工不能说脏话,不留胡子,不能哭丧着脸工作。

如果说阿里与当前国内其他科技企业有什么本质区别的话,那么真正将企业价值观、文化和使命贯彻到日常工作,乃至成为全体员工执行不渝的行为信条,这一点是从其他国内企业身上看不到的,也是前所未有的。

006 自家长成的经理人

这其实是马云有别于其他企业家的个人特质,也在不断发展和完善中随之成为了阿里的企业特质。

未雨绸缪,源源不断的提前培养下一代高质量的领导人。

早在19年前,马云为首的18罗汉在湖畔花园创业时,价值观的认同、使命的统一和梦想的指引就已经成为了凝聚起这个团队的核心。此后,阿里不断完善和设定了严格的考核选拔门槛,价值观考核甚至占到总体绩效考核的百分之五十。

科林斯经过研究后发现,“18家伟大的公司在总共长达1700年的历史中,只有四位CEO来自于外部”。“自家长成”的经理人熟悉了解本公司文化,更易带领本公司进行变革。

可以说,始终强调通过使命愿景承载的价值观驱动企业发展,这不仅是马云始终被称为马老师,也一直都是马老师的关键,更是阿里之所以能够成为今天和未来的阿里的关键——它在感性层面与马云的个人魅力息息相关,在理性层面则经由企业现代制度的确立保驾护航。

007 鼓励尝试

如今,正如即将淡出的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说,「今天的阿里巴巴最了不起的不是它的业务、规模和已经取得的成绩,而是已经变成了一家真正使命愿景驱动的企业,拥有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

卓越的公司,制定条款,不断地刺激变化,才能在激烈竞争中屹立不倒。

阿里充沛满盈的人才梯队不仅是阿里价值观、梦想与使命的传承者,同样在多年从业过程中经受住了考验也收获了认可,成为了在价值观层面高度趋同和共鸣的一代又一代阿里人。

比如,3M公司鼓励员工用15%的工作时间去做一些个人感兴趣的小项目,于是产生了3M胶纸。

从以执掌阿里核心业务的张勇、井贤栋为代表稳居一线高管团队的70后,到包括淘宝总裁蒋凡、蚂蚁金服副CTO胡喜等中流砥柱一代的80后,都莫不过如此。

008 行动大于宣言

这也就意味着,即使离开了马云,已经完成价值观、文化与使命传承的阿里依旧会在「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促进开放、透明、分享、责任的新商业文明」等核心明确的轨道上稳步运转。

高瞻远瞩主要依靠“远见宣言”,事实上,重要的不是宣言,而是行动。

一个人或许可以走的很快,但一群人才能走的很远,而唯独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才能向着同一个方向奔着同一个目标不停地走下去。

杰出的公司,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影响员工。

1994年,吉姆·柯林斯与杰里·波拉斯提出了「基业长青」的概念,两位管理学大师在同名著作中认为,「让你与众不同的不是你的信仰,而是你相信的程度。」

009 不断制造优秀的产品和人才

正如前文所述,或许国内任何一家企业都不会认为自己没有价值观、文化或者使命,但是只有阿里真正将这些看似虚幻的东西推崇到了极致。

伟大的想法和充满个人魅力的领导者不是公司成功的必要条件,卓越的公司不会过分关注产品或者一位领导,而会把自己培养成优秀的组织,不断制造出伟大的想法和领导人。

事实上,在IBM、迪士尼、宝洁等众多基业长青的企业中,诸如教派般的文化、崇高的使命感、坚守不渝的价值观恰恰是企业基石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010 竞争对手

总的来说,其实科技公司就年限而言大多都没有到需要认真讨论接班话题的地步,但是资本市场对于增长的无止境追求,倒逼企业的领导者必须拥有长足的专注力和成功性,这并非是可以数十年如一日的做到的,急流勇退不失为体面的做法,像是微软和Google,已经是第三代CEO在任了——还都是印度裔——Facebook和特斯拉每次出事,董事会里也都会发出更换CEO的声音。

公司竞争最大的对手是自己,不是要击败对手,而是战胜自我。

创始人文化的确重要,但是这个世上,终究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也不要忘了,54岁的马云还相当年轻,即使在离开董事局主席职务之后,他还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阿里巴巴价值观和文化的守护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要克服目光短浅,固步自封,自我满足。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